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宁波华美无痛人流要多少钱呀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2-13 19:00:57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宁波华美无痛人流要多少钱呀,宁波华美医院的在线咨询?,宁波妇科医院华美行,宁波华美医院妇科官网,宁波华美专家好吗?,宁波华美妇科医院信誉好吗,宁波去人流

资料图。

  4月9日,又一个马拉松比赛“烽烟四起”的星期天。哪怕下起一场淋遍大半个中国的雨水,也没有浇灭跑友们的热情。

  这一天最受热议的赛事,无疑是“少年得志”的武汉马拉松,以及“踏浪凌波”的横店半马。外界关注较少的陕西杨凌农科城国际马拉松,其实也发生一件非常值得称道的事:

  来自兰州的22岁大学生王涛,跑出2小时25分55秒的枪声成绩,荣获国际第六和国内第一。

  他的净成绩是2:25:54,刷新了三周前刘英才在重庆创造的2:26:12国内业余选手最好成绩,“中国马拉松业余一哥”的头衔由此易主。

  今年重马王涛也参加了,那次他以2:26:45获得国内第二,同时将尘封近三年的前PB大幅缩短13分钟。

这位学生哥今年为何能够突飞猛进?他究竟是怎么练的?近日,笔者对王涛进行了独家专访。

这位学生哥今年为何能够突飞猛进?他究竟是怎么练的?近日,笔者对王涛进行了独家专访。

  ------ 饮马杨凌 ------

  先说说王涛的杨凌农科城马拉松(中国田径协会共办赛事)参赛经过。

  4月8日周六,王涛从兰州抵达陕西杨凌,发现当地天气不错。领完参赛包后,他慢跑5公里,晚上早早就上床休息。

  第二天早晨他六点起床,此时窗外正下着雨,应该是从半夜开始下的。

  收拾停当后,他和队友换好比赛衣服,外面套上主办方提供的一次性雨衣,7点半从酒店慢跑前往起点,占据前排有利位置。

  “枪响之后,我按照自己的速度跑,和队友一起跑,天下雨也不敢胡跑。”他回忆说。

前两个5公里他们用时17分24秒和17分25秒,平均每公里配速3分半不到,“感觉状态可以”。
前两个5公里他们用时17分24秒和17分25秒,平均每公里配速3分半不到,“感觉状态可以”。
起先雨下得比较大,到28公里多他们折返后已经变小。王涛全程都穿着雨披,而黑人精英 “应该是前面穿,后面就扔了”。

起先雨下得比较大,到28公里多他们折返后已经变小。王涛全程都穿着雨披,而黑人精英 “应该是前面穿,后面就扔了”。

  下雨也带来其他不利影响:滑倒的隐患,跑鞋进水容易磨脚。他的对策是穿两双袜子,所以“脚只磨了一点点”。

  这次他没有跟随非洲女子精英,因为“杨马”只来了一个女黑人(埃塞俄比亚籍),而且水平很一般,夺冠成绩仅为2:42:36;男的倒是来了7个。

  王涛前面说的队友,是设在兰州的西北师范大学晚他一届的学弟邱旺东,曾获2016西安城墙马拉松冠军,全马PB 2:29。

  第二个10公里,他们保持3分半配速,在19公里处追上王涛的高中学弟、跑半程的刘英才,问他前面有几个黑人和中国人。

刘英才说:有六个黑人,一个中国的。其中一个黑人此时就在他们队伍中间。王、邱两人没有加速追赶,而是继续按自己的节奏跑。
刘英才说:有六个黑人,一个中国的。其中一个黑人此时就在他们队伍中间。王、邱两人没有加速追赶,而是继续按自己的节奏跑。

  “最困难的应该是24公里那个大坡,差不多两公里长。我们有一公里跑了3分55秒。”第20至25公里用时18:08,是他们全程最慢的5K分段,平均配速3:37。

爬上坡顶后,两人逐渐提速,到27公里处碰见折返的两个黑人领先选手;跑了一会。又过来由三个黑人组成的第二集团。
爬上坡顶后,两人逐渐提速,到27公里处碰见折返的两个黑人领先选手;跑了一会。又过来由三个黑人组成的第二集团。
快到转折点时,他们和最后一个黑人和暂居国内第一的中国选手打照面,发现自己大概被拉下800多米。

  快到转折点时,他们和最后一个黑人和暂居国内第一的中国选手打照面,发现自己大概被拉下800多米。那个紧跟男子黑人阵营的中国选手,正是重马一度与他、刘英才三人结伴同跑,最后被游培泉反超、排名国内第四的杨成祥。

  “一看这个情况(落后不多),我信心一下来了。我和我小师弟俩开始加速,渐渐地把中国的那个超了。”

随后他们又追上第六个黑人,排名上升到第六和第七。第6个5公里是全程第二快的16:35,平均配速3:19。

  随后他们又追上第六个黑人,排名上升到第六和第七。第6个5公里是全程第二快的16:35,平均配速3:19。

  “我们俩一直并排跑,因为我们的实力都差不多,谁赢谁输都还不确定,我们30到35公里这段时间估计是3分30的配速。”按官方分段17:45计算,第7个5公里他们的平均配速是3:33。

  剩下最后7公里,他们开始慢慢加速,39到41公里是下坡,导致第8个5K分段创下全程最快的16:20,平均配速3:16!

  41公里过后,兄弟俩终于分出高下:王涛甩开小师弟,只是一时无法拉开彼此的距离。

  “我边跑边往后看。剩下这一公里多,我一直在咬牙坚持,最后跑到终点,获得国际第六名和国内冠军。跑下来也不感觉怎么累,只是有点冷。”

  他的时间只比肯尼亚冠军的2小时20分慢5分多钟。师弟邱旺东以2:26:12收获国际第七和国内第二。

  ------ 重马突破 ------

  最初促使笔者决定采访王涛的,其实是今年的重庆马拉松。那次他虽然屈居国内亚军,但2:26:45的成绩也足以在中国业余选手中排名第二。

  他的赛前目标,只是争取跑进马拉松一级——2小时34分。

  3月19号重马比赛日早晨,王涛7点15分就来到起点,照例站到尽量靠前的出发位置。

  比赛开始后,跑到10公里他一看才34分,感觉有些快了,于是放慢脚步。

后来他发现自己一个人掉队落单,跑起来更吃力,于是又追上女子黑人第一集团。

  后来他发现自己一个人掉队落单,跑起来更吃力,于是又追上女子黑人第一集团。

  “跟上之后感觉状态来了,就一直跟到最前面去了。前面有个中国女选手张莹莹,我以为是跑全程的,实际上她跑的是半程。”那位内蒙古专业队员后来夺得半程冠军。

  十几公里处,王涛吃下第一个能量胶——全程的唯一一个,补水基本上每5公里喝一点。

  前20公里跑68分多,他觉得还是偏快了,但“当时没想那么多,只是想跟吧,能跟多少算多少”。

  此时和他一起跑的,还有他的兰州六中师弟刘英才。对于这位师弟,王涛的评价是:“我觉得他挺刻苦的,练得比我厉害。赛前我就知道跑不过他,但还是想能就跟呗。”

  20到25公里分段,是全程最慢的18:06。“这是因为放慢速度等女子第一集团。”王涛解释说。

  37公里左右,他终于掉队了;“最后5公里人很难受,腿用不了劲,应该还是跑量太少了。最后我还是咬着牙挺了下来,保持3分40多的配速。”最终他跑赢女子第二。

2:26的成绩让他喜出望外:“这次状态超出我的想象。最后跑出这个成绩自己也没预料到的,跑完给我很大的信心。”

  2:26的成绩让他喜出望外:“这次状态超出我的想象。最后跑出这个成绩自己也没预料到的,跑完给我很大的信心。”

大学师弟邱旺东那次也去了;“要不是感冒退赛的话,他本来应该能跑个两小时二十五六分。”

  大学师弟邱旺东那次也去了;“要不是感冒退赛的话,他本来应该能跑个两小时二十五六分。”

  ------ 兰州现象 ------

  重庆和杨凌两战过后,中国业余马拉松“三强争霸”的新格局已经形成:王涛、他的高中师弟刘英才和大学师弟邱旺东,占据业余高手的前三把交椅。

  他们的共同点是:都来自兰州,均为体育生,有共同的师承——直接或间接的。

  除了兰州海拔1500米左右的地理优势,甘肃省也素有长跑传统,出过多员马拉松名将,例如:

2002年北马、2007年厦马冠军李柱宏(PB 2:10:46);

2012年北马、2013年全运会冠军贾超凤(PB 2:27:40)。

  入围里约奥运会3000米障碍赛的中国选手张新艳,正是王涛的学姐:西北师大三年级学生。

  王涛和刘英才(下图右)先后得到两位名师——体育名校兰州六中老师霍智能,以及西北民族大学长跑教练张云山的真传。

  张云山曾获2000年全国大学生运动会5000、10000米冠军(破大运会纪录),2002年全国室内田径锦标赛1500、3000米冠军(3000米至今仍是中国纪录)。

  顺便说下,在2014年轰动一时的全国十公里路跑联赛西安站打人事件中,横遭两名当地运动员两度殴打、最终屈居亚军的兰州选手张宝强,也是张云山的门下弟子。

  王涛现在虽然没有教练,训练计划自己制定,但他坦言:“我们现在的训练,还是按照我以前的教练张云山的方法。”尤其是今年的冬训。

  今春他的成绩大丰收,正是来自冬训的辛勤耕耘。

  他的冬训从1月中旬开始,直到2月17日返校报到,练了一个月,过年只休息5天——从大年三十到正月初四。

具体训练方法如下:
具体训练方法如下:

  一周三次强度课和大课。强度课跑1000米和400米:

1000米刚开始6个,后面增加到8个;每个3分10秒以内,间歇3分钟;400米15或20个,每个72秒以内,间歇80秒。

  重马赛前,王涛跑过两个20公里,外加26、30、35公里各一个。

  跑公路时一般4分配速起步,到后面的缓下坡提速到3:3x。

  其中距离最长的35公里是赛前两周在操场跑的,用时约2:08:30。“本来想按4分配速跑,那天状态好,最后平均3分41秒。赛前一周又跑了个20公里,跑了68分半。”

  强度课和大课之外,主要以慢跑为主:

早上12公里,4分左右配速,快一点就3:4x到3:5x。下午10公里放松跑,特别是上大课的时候,配速4分半到5分。

  早晚训练基本都在公路上跑——兰州滨河路,一个来回10公里。

  一周的安排是:

  冬训期间休息两天,跑一个强度;一周一个长距离。每周仅周日下午休息半天。

  平时如果周末比赛,则周一、二调整,周三、周五各跑一个强度。

  冬训那两个月,他的月跑量都在500公里以上。

  ------ 走出低谷 ------

  王涛1994年5月出生于兰州市辖下的榆中县,是家中的独子。父母是卖水果的,“就在我们下面的大学城——西北民族大学那儿卖”。

  擅长跑步的他,2013年如愿被兰州六中录取,此后在霍智能老师的指导下练中长跑。

  “霍老师对我很好,13年和14年的兰马10公里成绩(冠军)全是霍老师训练出来的。霍老师在六中特别关心队员,我也很崇拜霍老师。”

  那两年他没跑全马,一方面是教练觉得他们年龄还小,另外学校更希望他们去夺取5、10公里项目的金牌。

  2014年他还参加甘肃省第13届运动会,获得10000米第五、5000米第三,后者达到16分10秒的国家二级标准。

  高中第二学期,经霍智能介绍,王涛开始师从西北民族大学老师张云山训练。“张教练是一位很负责任的教练,对我很关心,也经常鼓励我。”

张云山发现他长距离有天赋,于是让他专攻马拉松。

张云山发现他长距离有天赋,于是让他专攻马拉松。

  2014年太原马拉松,是王涛的人生首马。他以2:39:56首战跑进2:40,尽管没有实现一级达标的赛前目标。

他的名次也相当不俗:国际第九,国内第二,只输给一个解放军选手,但跑赢另一个“八一”队员。

他的名次也相当不俗:国际第九,国内第二,只输给一个解放军选手,但跑赢另一个“八一”队员。

  同年他又报名北京马拉松,再次向一级发起冲击,孰料成绩不进反退,跑了2小时41分多,“那次我彻底伤心了”。

  在张云山的鼓励下,王涛那一年冬训“练得特别好”,无奈在冬训临近结束时不慎受伤:左脚脚底软组织拉伤,休息了一个多月,南征重马的计划只得泡汤。

  “那段时间我真的很失望。最后我慢慢恢复起来,因为要考大学。2015年4月底我考完大学,就彻底不练了,也离开了张教练。说白了我的成绩全都是张教练的功劳,我把张教练当作自己的偶像。”

  凭借招考测试时5000米15分30多秒的出色成绩,王涛被西北师大录取。他回忆说,那几个月自己整天吃吃睡睡,只等开学。

  2015年10月,他参加那一年自己的唯一一场全马:敦煌马拉松。

  赛前根本没怎么练、“随便只跑十几圈”的他,创下2小时56分的个人最差成绩,而且跑得痛苦不堪,到30公里就开始抽筋,最后不得不连走带跑。

此后他多少恢复训练,但每周也就慢跑三四次;2016年也是随便跑,强度没怎么练。

此后他多少恢复训练,但每周也就慢跑三四次;2016年也是随便跑,强度没怎么练。

  2016年他加入康比特精英跑团,征战两场全马:重马2:45;兰马2:48。重马前他准备了一个多月,比赛中感觉还可以,虽然中途拉了肚子。

今年重马只是王涛的第六个马拉松,“跑得少是因为全马比较累,没有一定的训练量,害怕跑不下来,”他解释说。
今年重马只是王涛的第六个马拉松,“跑得少是因为全马比较累,没有一定的训练量,害怕跑不下来,”他解释说。

  即使算上半程马拉松,他迄今仅跑过不到15场。他的半马最好成绩是72分,按现在的实力肯定不止于此;“今年打算半程也PB。重马我前半程跑72分,比以前单跑半程都快(笑)。”

  ------ 他们算不算业余 ------

  2016年6月兰马跑过之后,王涛又不练了;“感觉一个人,长跑没办法练。”

  去年9月,情况发生了变化。邱旺东考进西北师大,这位“底子比较好,好像是体校出身”的小师弟道行更高,已经达标马拉松一级。从此王涛和他一起训练,结伴参赛。

  他们在师大念的是运动训练专业。这个专业的学生毕业后大多都以教练为业。

  据王涛透露,他们学校很少招外面的学生,一般都是招体工队的;这些在中国体育协会注册的挂名学生不太上课。

  和他们相比,王涛的课业负担繁重得多:“除了冬训,平时在学校根本没有多少时间练:早上8点上课,下午6点半才下课,开始训练已经6点50左右。因为没时间,空气不好也照跑。大一、大二课多,大三以后应该会少些。”

  他说自己功课还行,没挂过科;去年总成绩在全班30人中排名第八。

  他没有注册过专业运动员;“以前教练想让我们注册,但是甘肃这边要求高,必须跑到2小时28分。”

针对有些人认为像他和刘英才这样的体育生不能算业余选手的质疑,为人低调、不善言辞的王涛回应说:

针对有些人认为像他和刘英才这样的体育生不能算业余选手的质疑,为人低调、不善言辞的王涛回应说:

  “刘英才训练时间确实很多,因为他要考大学。我进大学后每天都要找时间训练,大一基本就是慢跑,主要训练是大二第一学期才开始的。对于他们那样说,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。”

  中国区分专业与业余的一般标准,是运动员是否作过专业注册。而欧美的评判标准更为简明:有没有人发工资雇他/她跑步?按照这两个尺度,应该说王涛他们都属于业余选手。

  王涛跑步虽然没有固定收入,但已经足够养活自己。一度羡慕其他同学出去参赛挣奖金的他,从大二第一学期开始就不怎么跟家里要钱。

  因为重马排名国内第二,康比特公司奖励他6000元。

  杨凌马拉松主办方另设国内奖,第一名8000元,且没有成绩门槛。由于选手不能叠加领奖,王涛选择拿国际第六名的奖励:1.5万元(以上均含税20%)。

  接下来他还有好几场比赛:驻马店、银川,重头戏是6月11日兰马。至于长远目标,他认为要达到2:20的健将级“感觉很难,2:26我已经很满意了”。

  不过,最近这两场比赛给了他极大的自信和动力;“我对自己说,一定要更加刻苦、更加努力。坚持不一定成功,但放弃一定失败,我会一直跑下去。”

  王涛还有另一大力量源泉:他的漂亮女友。他们从初中就开始在一起,相处至今已经5年,也得到双方家长的祝福。

他说女友很支持、关心他,有时会陪他一起去比赛,每次得知他的成绩都会很开心。

他说女友很支持、关心他,有时会陪他一起去比赛,每次得知他的成绩都会很开心。

  唯一的遗憾是,他尚未说服女友跑步。“为了她我也会好好努力的。我会一直坚持下去,争取也感动她跑步。”(跑步天涯 洪立)
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宁波华美 人流治疗中心